惊!失去传统民俗文化的年味,竟然要被追责问罪?丨相依微刊第零六期

栏目:澳彩 bet356 等 来源:环球财富网 时间:2019-10-11

年岁愈来愈长,对春节的感受与理解,也越来越跟儿时不一样。


身为七零后乡下孩子,记忆中的年味,始终令人温暖难忘。小时候家里虽穷,可一到春节,父母便开始里外张罗,十分繁忙。不论家境如何贫苦,总会想方设法置办点年货,郑重迎接一年中这段最轻松快乐的团圆时光。

?

曾记否,每近年关,母亲都会给我和姐姐缝制一身崭新衣裳;也会视家中经济情况,适当蒸上一笼糖包,称点瓜子花生,甚至割上几斤猪肉包顿饺子,用以犒劳我们久日不知肉腥的胃肠。



如果再往前追溯的话,平日一直以玉米饼子为主食的我们,也会在春节期间尝到白面馒头或糖三角这样的绵软细粮。就算吃上一口肉料爆炒的菜,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以实现的美食奖赏。


由于家中经济困窘,童年的记忆中,过年时收取压岁钱的经历,几乎不敢想象。在那段衣食堪优的岁月里,不论我的父系或母系家族,平日素有来往的亲戚,过的多是食不饱饥的穷困生活,根本无暇顾及这份人情来往。若是可以吃到瓜子和糖果,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生活改良。


尽管没有压岁红包,能够和大人出去享受一顿美餐,或者捞点可口的零食来吃,无疑也令人兴奋异常。正因如此,从小我便是父母身后如影随形的跟屁虫,一到新年,就更不想安心呆在家中了。



一岁年纪一岁心,一转眼孩子已成人。至今也无法完全理解,一个人儿时的愿望,竟然跟成年的想法如此不同。如今,最怕在过年走亲访友的我,儿时成天盼着跟父母走亲戚,却曾是人生中最奢侈的梦想。


好在母亲看我年小,每次总不忘把我带上。因此,我也总比姐姐多些机会享受新年独有的美味蔬香。每次领到好吃的零食,回来后总不忘给“苦命”的姐姐一份。回过头来看,那些日日为温饱而挣扎的日子,其实还是一段满幸福快乐的人生日常。


小时候的我,尤喜欢油炸类食品的酥脆与浓香。据母亲讲,当时家里连炒菜都很难顿顿品尝,当然也不会有多余的食油来炸年货。幸亏邻村姨祖母家日子稍微好过些。于是,每一年的春节,总会拽上母亲先行前去拜访,只因那里有我最爱吃的油条和麻糖。



按照故乡的风俗,逢年过节串亲,绝不允许空手上门。一直到现在,那些过年走亲访友必备的新年礼品,依然在脑海中经久不忘。


平时少有往来、却又必须探望的远方亲戚,一般会买几盒像一条香烟大小的饼干;交情甚笃且又经常走动的亲朋好友,带些蒸好的白馒头或三角糖包,将其放在一个长方形的粉红色掾子里,看上去红艳艳的,颇有几份新年的喜庆气象。


岁月如梭,光阴似水流长。随着姨祖父母的相继故去,彼此之间的往来频次也逐渐减少。然而,过往那些温暖细碎的记忆,却深深地烙在脑海里,很久以来如影随形,使人百般留恋,时常回想。



蓦然回首,正因彼时生活贫寒而清苦,内心才始终怀揣着对富实人生的憧憬与渴望;也正由于大家唯有相互帮衬、共同扶携才能对付温饱,人与人之间的相处,自然也就那么温暖如常。感谢那段悠长难捱的清贫时光,因为这段素直粗朴的光阴,对于年味这个词儿,依然留存着年少时的欢乐影像。


后来,当我如愿外出求学,继而幸运挤入城市居民的行列。终于,童年时渴望当回“有钱人”的梦想,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取之双掌。只是,心愿一旦满足,反而没有过程那么令人向往。


近些年来,乡下百姓的生活水平日渐优渥,家里常年走动的亲朋好友之间,也有了比较多的情感联络。大家患难扶持,礼让相帮,真正使人感觉到难能可贵的亲情力量。



每年春节回家省亲,遵从故乡的某些礼教习俗,为亲朋好友的小孩及长辈发放红包,或者派送一些巧克力软糖,成为人生中最引以为豪的珍藏。从中体会大家收到红包后的欣奋雀跃,以及深感被人尊重与惦念的喜气洋洋……


除了有新衣穿和好东西吃,以及新年红包惹人艳羡以外,过年可以放礼花和炮仗,也是每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孩童翘首盼望新年到来的因由之一。


早年的炮仗,可没有现在这么缤纷多样。多半是那种颇具危险性、点着以后必须即刻抽身的非常刺耳的雷炮。稍有不慎,便很容易把人炸伤。常有些小伙伴爱充当英雄好汉,发生诸如手里拿着炮仗、点燃后没立即甩出去而炸伤双手和眼睛的不幸过往。



至于礼花,市面上应用最多的,应是那种用麦桔及无声鞭炮制成的花炮仗。家乡俗称“起花”(谐音)。引火点燃以后,“起花”应声而起,嗖一声直冲云空,紧接着,空中绽现出一片五彩之光,美轮美奂,艳惊四方。


“起花”一般只在元宵节那天燃放,春节前夕市场上是很难买到的。与此同时,元宵节专供孩子们玩耍把玩的,还有种是可以拿在手中滋滋冒火星的礼花,至今仍存留在脑海里,有着比较深刻清晰的印象。

自幼便十分胆小的我,对于这种安全性极高的俗称“滴滴紧”的花炮仗,尤其爱不释掌。正月十五的夜晚,结集平日玩耍的伙伴,大家三五成群,走街串巷。相互嬉笑着追逐打闹,一任手中点点灭灭的星火,慢慢地将新年心中幼小的希冀点亮。包括那除夕夜手执纸灯笼喜庆摇年的画面,想必也是现在的小孩可望而不可即的新年愿望。



过程喜乐无限,回味起来,却使人伤感惆怅。人生聚散匆匆,光阴此消彼长。想当年青春少年时,彼此两小无猜,共看寥落星光。那些哭过笑过的日子,一点一滴地流淌。此生再也无法重来一遍,只能独自缅怀、追思和遥想。


那时从不会想到,若干年后会有一天,随着居民生活质量的进步,加上电视网络大量涌入寻常百姓家,曾经那些令人难忘眷念的传统民俗戏及杂耍表演,儿时陪伴我们捱过寂寞童年的趣味游戏,以及邻里乡亲攒集一堂共同跨年的温融画面,不经意间,竟然都成为只能在记忆中怆然回首的沧凉。


也许,这就是成人害怕过年的原因吧。没有了年少时缤纷的童趣相依作伴;缺少了人情之间深度的心灵沟通,即使拥有了可观的红包数目,令人垂涎可口的美味年夜饭,新时代的春节气息,仍然不是一道正宗原味的传统文化食粮。



唯一值得安慰和庆幸的是,不管时代如何变迁,世态多么冷漠炎凉,平安和团圆,依旧是中国年永恒的主题,更是国人亘古不移的心灵渴望。


澳彩 bet356 等年少时,记忆中温馨家常的年味,是一席香甜可口的佳肴美食,一串缤纷璀璨的烟火炮仗,或者一身崭新靓丽的时潮衣装;长大后,当我们为人父母,内心深处那梦寐以求的年味啊,其实是年关近时能够携妻附子荣归故里的心潮雀跃,也是天下子女迫切想要返乡侍老尽孝的心愿向往,以及除夕之夜全家围坐一起时的和乐融融与欢聚满堂……


是的,有家,才有温暖而幸福的年味;有爱,年味的口感才会姿意悠长。不论岁序如何辗转更迭,我们所念念不忘的年味啊,其实就是那么几天与家人重逢团聚的美好时光。



然而,我也时常感叹,就算成长必须要以青春的失去作抵押,现代文明进步的同时,是否非要把传统民俗文化的传承、以及人类的情感交流祭出典当?如果是的话,人与人之间情感上的日渐疏离与缺失,又该用怎样的方式来补偿?


如此以来,失去传统民俗文化的年味,是否也该被“追责问罪”?我想,贫穷与富裕的过渡,除了依靠岁月漫长的积累、以及遵循时代的变迁规律以外,还需要把人类的聪明与智慧拿出来共享。那么,解决传统与现代的矛盾,应该也可以借助人力的作用与能量。


只有两者之间和谐相处,人生方能获得恒常而永久的幸福;那象征着温暖与重逢的年味,才有可能失而复得,重新顺应公众的情感需求和真实愿望。




为何婆媳之间多不睦?说出来真相令人好想哭丨相依微刊第零五期
新年,寄一个梦想和祝福给春天丨相依微刊第零四期
除夕,愿君福运长伴,生活美满丨相依微刊第零三期
愿赌不服“叔”,莫走外遇路丨相依微刊第零二期
过年,一幕逃亡戏码在上演丨相依微刊第零一期
刊首寄语丨等你


相依,一个有温度、有光芒、有深情的公众号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字:相依君

图片:网络(侵删)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微刊均为原创,转发请注明出处

若你喜欢,创作不减。拜托点击右下角的【好看

你若不离不弃 |?我必温暖相依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